法学家
  
   首页  |  期刊介绍  |  编 委 会  |  期刊订阅  |  投稿指南  |  广告服务  |  联系我们
法学家  2019, Issue (1): 112-123    DOI:
最新目录 | 下期目录 | 过刊浏览 | 高级检索 Previous Articles  |  Next Articles  
论法院强制拍卖无效的事由
卢正敏,法学博士,厦门大学法学院教授。
 全文: PDF (0 KB)   HTML (1 KB)   输出: BibTeX | EndNote (RIS)      背景资料
摘要 我国现行立法未明确规定法院强制拍卖无效的事由,执行实践中存在强制拍卖无效情形扩大化的现象,而理论界对强制拍卖无效事由的认识也有很大分歧。根据强制拍卖的性质和无效拍卖的后果,在确定强制拍卖无效事由范围时,至少应考虑三点:一是不宜将民事法律行为的效力标准作为强制拍卖效力的评判标准;二是严格限缩强制拍卖无效事由的范围;三是将可通过执行救济制度补正的瑕疵排除在拍卖无效事由之外。强制拍卖无效事由的评判标准应为“重大而显著的瑕疵”。根据我国具体国情,强制拍卖无效的法定事由应限于四种情形:执行依据不存在的;拍卖物未经查封或者查封无效的;拍定人不具备法律规定的竞买资格的;拍卖标的物系禁止流通的。
服务
把本文推荐给朋友
加入我的书架
加入引用管理器
E-mail Alert
RSS
作者相关文章
卢正敏
关键词强制拍卖   无效拍卖   强制执行     
Abstract
Key words:   
引用本文:   
卢正敏. 论法院强制拍卖无效的事由[J]. 法学家, 2019, (1): 112-123.
LU Zheng-Min. [J]. , 2019,(1): 112-123.
 
相关文章:   
[1] 丁亮华. 参与分配:解析与检讨[J]. 法学家, 2015, 1(5): 105-119.
[2] 章志远. 作为行政强制执行手段的违法事实公布[J]. 法学家, 2012, 1(1): 52-62.
[3] 肖建国. 论财产刑执行的理论基础——基于民法和民事诉讼法的分析[J]. 法学家, 2007, 1(2): 123-131.

版权所有 © 2011《法学家》编辑部 
本系统由北京玛格泰克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设计开发 技术支持:support@magtech.com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