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学家
  
   首页  |  期刊介绍  |  编 委 会  |  期刊订阅  |  投稿指南  |  广告服务  |  联系我们
法学家  2018, Issue (5): 106-119    DOI:
最新目录 | 下期目录 | 过刊浏览 | 高级检索 Previous Articles  |  Next Articles  
先履行抗辩权之解构 
李建星,法学博士,华东师范大学法学院讲师。
 全文: PDF (11984 KB)   HTML (1 KB)   输出: BibTeX | EndNote (RIS)      背景资料
摘要 先履行抗辩权缺乏充分的理论依据,还可被现有抗辩权替代。先给付义务须区分为固定与非固定两种类型。固定先给付义务一直未履行,后给付义务持续不届期。债务未届期是债务人的抗辩权,会排斥先履行抗辩权与同时履行抗辩权的适用。在非固定先给付义务中,后给付义务届期后,双方履行顺序转化为同时履行;先给付义务人因已违约,不符合由诚信原则推导出的合同忠实要件,丧失抗辩权,后给付义务人享有同时履行抗辩权。应取消先履行抗辩权;学者与实务工作者应以《合同法》第66条为中心解释架构统一的不履行合同抗辩权。
服务
把本文推荐给朋友
加入我的书架
加入引用管理器
E-mail Alert
RSS
作者相关文章
李建星
关键词先履行抗辩权   同时履行抗辩权   固定先给付义务   债务未届期   合同忠实     
Abstract
Key words:   
引用本文:   
李建星. 先履行抗辩权之解构 [J]. 法学家, 2018, (5): 106-119.
LI Jian-Xing. [J]. , 2018,(5): 106-119.
 
相关文章:   
[1] 王洪亮. 《合同法》第66条(同时履行抗辩权)评注[J]. 法学家, 2017, 1(2): 163-176.

版权所有 © 2011《法学家》编辑部 
本系统由北京玛格泰克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设计开发 技术支持:support@magtech.com.cn